?
当前位置:首页 > 365bet体育投注ba >详细
更多>> 热点新闻
外文译丛| 外部行为体对西巴尔干的影响——罗马尼亚

外文译丛| 外部行为体对西巴尔干的影响——罗马尼亚

发布时间: 2019-01-19 19:14:45   作者:Dr Hans Martin Sieg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欧洲—大西洋和欧洲一体化

罗马尼亚自2004年以来一直是北约成员国,自2007年以来一直是欧盟成员国。但它没有加入欧元区,也不属于申根区。


外部行为体的和角色是什么?

美国被认为是罗马尼亚的主要战略盟友。20年来,这两个国家已经通过战略伙伴关系紧密联系在一起,这种联系由于2011年9月签署的《21世纪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宣言》而得到进一步的扩展。自2016年以来,部分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已布置在罗马尼亚。


另一方面,与俄罗斯联邦在政治层面的关系被冻结了。他们有着相互冲突的利益,特别是在摩尔多瓦地区。由于这两个国家共同的语言以及普遍相似的文化和历史遗产,摩尔多瓦对于罗马尼亚来说非常重要。罗马尼亚希望摩尔多瓦至少能更接近西方的体系(欧盟和北约),而部分政治和文化精英甚至在努力(重新)与摩尔多瓦统一。与此同时,莫斯科希望将摩尔多瓦保持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并支持与之立场相近的政治家。


在共产主义垮台之前,罗马尼亚与中国有着密切的关系,两国的双边关系现在依然保持强劲。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ic Party)特别重视罗马尼亚与中国的关系。在2004年和2013年,在社会民主党主导的政府任期内,两国政府通过了关于深化布加勒斯特与北京之间关系的宣言。


海湾国家在罗马尼亚发挥的作用比较有限。在罗马尼亚总人口中,穆斯林人口所占的比例极低,因此,像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这样的国家对参与罗马尼亚事务并没有多大的动力。1989年以前,罗马尼亚一直与北非的阿拉伯国家以及伊拉克、约旦和叙利亚等国家保持良好的关系。相比之下,它直到最近才开始与海湾国家发展关系。它分别于1989年、1990年、1995年同阿联酋、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建立了外交关系。


罗马尼亚与土耳其有着更加密切的关系。两国于2011年12月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


外部行为体的议程和利益是什么?

鉴于罗马尼亚对区域稳定具有地缘和战略意义上的重要性,以及考虑到包括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在内的东南欧其他国家矛盾的外交政策的背景下,作为美国的盟友,罗马尼亚能够发挥重要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华盛顿在尽力支持罗马尼亚打击这种在该地区独一无二的腐败的斗争,为的是使罗马尼亚的政治精英们的行为在长期的时间范围内是可预测的。


俄罗斯联邦似乎没有关于罗马尼亚的长期战略。


莫斯科正在努力对抗罗马尼亚对摩尔多瓦共和国的影响,但即便如此,这种主要停留在口头上的争端也不应该被高估。


尽管中国的投资并未占据主导地位,但中国特别重视与罗马尼亚之间的经济合作。与此同时,罗马尼亚是欧盟内具有亲中国倾向的国家之一。应中国的要求,罗马尼亚当局并没有与台湾建立联系,而且关于这方面的倡议也已经被当局所阻止。


海湾国家似乎在罗马尼亚没有什么特别的战略利益。双方经济层面的关系特别重要,但这也是十分有限的。


虽然罗马尼亚由于其地理位置而在土耳其的区域和经济政策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它只是一个很小的土耳其人族群的家园(他们对罗马尼亚国家的忠诚从未受到质疑),因此,在该区域其它地方可以看到的埃尔多安总统的“新奥斯曼”外交在罗马尼亚并没有存在的基础。


外部行为体有哪些资源可以利用?它们的经济关系看起来怎么样?

可能除了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之外,巴尔干地区及周边国家没有像罗马尼亚如此亲美的了。调查显示,超过70%的罗马尼亚人对美国持有积极的看法。二战后,许多罗马尼亚人希望“美国人会来”,1989年后,美国文化实际上成为一种社会理想——从电影到连锁快餐店。1990年以后,美国的利基参与者(niche play ers),例如新新教徒(neo-Protestant)自由教会,也开始在罗马尼亚生根。同时,像索罗斯基金会和美国政治基金会等民间社会组织也参与了一系列广泛的活动,特别是关于培养未来领导人的活动。


自1995年以来,所谓的“斯纳戈夫共识”(Snagov consensus)就一直塑造着罗马尼亚的地缘政治取向,并使自身固定在了欧洲和欧洲—大西洋的导向之上。在议会中,没有哪个政党试图改变国家的地缘政治方向。自从特拉扬·伯塞斯库(Traian Basescu)担任总统(2004至2014年)以来,与俄罗斯联邦的政治关系就被冻结了。双方最后一次总统级别的接触发生在2008年,当时在北约——俄罗斯理事会的框架内,弗拉基米尔·普京访问了罗马尼亚。最近几年,除教育和文化领域的合作外,双方没有其它接触。上一次罗马尼亚外长访问莫斯科是在2013年。与所有其他欧洲东南部的国家相比,罗马尼亚仅轻微地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该国只有17%的能源需求是通过进口来满足的 (截至2014年),这使得罗马尼亚成为欧盟国家中仅次于爱沙尼亚和丹麦能源消费独立性最高的国家。


与此同时,中国在罗马尼亚作为一个高科技国家享有良好的声誉,但是一部分罗马尼亚大众由于其威权的政治制度而对这个“中央王国”持某种怀疑态度。例如,2013年,中国总理对罗马尼亚的访问就曾引起了民间社会的争议。2017年7月,罗马尼亚当局拒绝允许一家中国的反对派报纸在中国—中东欧政党对话会(Sino-Central European parliamentary summit)期间进入议会大厦,这种顺从的态度也引起了批评。


海湾国家所施展的阿拉伯软实力对罗马尼亚社会的影响甚微,罗马尼亚社会相对保守,且具有强大的基督教渊源。阿联酋主要是作为豪华的旅游目的地而被知晓。

另一方面,土耳其是一个重要的经济伙伴。2017年,有超过14000家具有土耳其资本的公司在罗马尼亚注册。土耳其也发挥了一定程度的软实力——例如,土耳其电视台(Turkish TV station)的子公司Kanal D在罗马尼亚开展广播业务。然而,宗教因素阻碍了土耳其在罗马尼亚产生任何更大的影响。


2016年,美国与罗马尼亚之间的双边贸易额为26.77亿美元。然而,美国在所有投资于罗马尼亚的国家中仅居于第13位(这相当于占所有外国直接投资总额的1.9%)。美国目前正在努力扩大双边战略伙伴关系的经济内涵。2015年,与俄罗斯联邦的双边贸易额为33亿美元——比上一年减少了33.8%。2008年的时候,双方的贸易额则为59亿美元。


中国在罗马尼亚的外国直接投资中扮演了有限的角色。2016年,双边贸易额约为45亿美元,并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


罗马尼亚与海湾国家的双边贸易额较低,2015年总计不到10亿美元。2016年,与土耳其的双边贸易额则达48.52亿美元。在欧盟之外,土耳其是罗马尼亚商品出口的主要目的地。


哪些行为体可以被归类为对手,而哪些行为体则是理念相似的?

由于罗马尼亚的地理位置,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冲突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莫斯科希望能够限制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同时对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表示特别的疑虑。中国在巴尔干的区域政策网络中发挥了相当小的作用,这在罗马尼亚尤其如此,因为作为欧盟和北约成员国的义务显然是罗马尼亚在制定外交政策准则时所优先考虑的事项。迄今为止,土耳其被视为罗马尼亚的重要战略伙伴,部分原因是双方在限制俄罗斯对该地区的影响力方面有共同的利益。


与西欧那些对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持怀疑态度的国家相比,罗马尼亚与美国的关系似乎没有受到不利的影响,事实上恰恰相反。2017年6月9日,克劳斯·约翰尼斯(Klaus Iohannis)被邀请到白宫,成为东欧第一个访问美国的国家元首。特朗普抓住机会公开赞扬罗马尼亚打击腐败的斗争,宣布他对于北大西洋公约的支持,并将双边关系描述为“比以往更加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