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365bet体育投注ba >详细
更多>> 热点新闻
外文译丛| 外部行为体对西巴尔干的影响——塞尔维亚和黑山

外文译丛| 外部行为体对西巴尔干的影响——塞尔维亚和黑山

发布时间: 2019-01-19 19:14:04   作者:Norbert Beckmann-Dierkes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欧洲—大西洋和欧洲一体化

塞尔维亚奉行战略中立政策并且没有成为北约成员国的愿望,但它是北约和平伙伴关系项目的成员。相比之下,黑山在2017年被接纳成为北约第29个成员国。然而,两国都渴望加入欧盟,并且都是欧盟成员国的候选国。塞尔维亚和欧盟之间的《稳定与联系协议》于2013年生效,自2009年以来,塞尔维亚获得了进入欧盟免签证的资格。2015年塞尔维亚开始同欧盟就入盟问题展开谈判,从而开启了入盟进程的序幕。黑山与欧盟之间的《稳定与联系协议》于2010年生效,自2009年以来,黑山获得了进入欧盟免签证的资格。2012年,黑山开始同欧盟就入盟问题展开谈判,从而开启了入盟进程的序幕。超过一半的需要谈判的事项已经进入了谈判日程中。


外部行为体的作用和角色是什么?

2010年,美国开始了一个缓慢而持续地从东南欧地区脱离的阶段,随后欧盟成为该地区主要的政治伙伴。美国当局将其注意力转向世界其他地区,但仍保持在塞尔维亚和黑山的存在。美国外交政策在塞尔维亚和黑山的主要目标是维持稳定,并将该地区整合进入北约的安全体系内。在一定程度上,美国积极支持塞尔维亚和黑山加入欧盟,尽管两国在该进程中处于不同阶段。对于当前的政府来说,美国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发展的一个重要伙伴,而他们也希望进一步强化与美国的经济纽带。


俄罗斯在塞尔维亚的政治影响力建立在三个支柱的基础之上:

1.俄罗斯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例如,俄罗斯阻止科索沃被承认为是独立国家)

2. 俄罗斯与这些具有东正教传统的国家之间的历史、文化和政治联系

3. 俄罗斯作为该地区的主要能源供应商(俄罗斯作为投资者和贸易伙伴)


俄罗斯的目标是阻止美国在西巴尔干影响的扩大。由于塞尔维亚的中心位置和特殊的紧密关系,莫斯科正在做出一些政治努力来巩固它作为塞尔维亚唯一可靠和“以价值为导向”的伙伴的角色。


中国在塞尔维亚受到高度尊重,因为在1999年北约轰炸期间中国支持塞尔维亚共和国在科索沃问题上的立场。中国尚未承认科索沃的独立,并继续支持执行第1244号决议。2009年,塞尔维亚前总统鲍里斯·塔迪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签署了两个国家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协议。经济和区域发展部长Mladan Dinkic签署了塞尔维亚共和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关于基础设施工程的经济和技术合作协定。协定的内容主要涵盖两个基础设施项目:多瑙河上的一座桥梁和科斯特拉克(Kostolac)火电站。同年,塔迪奇将中国描述为塞尔维亚外交政策的第四支柱,2013年,托米斯拉夫·尼科利奇(Nicolic)总统和习近平主席签署了关于深化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宣言。


2012年,在中国的邀请下,塞尔维亚参加了由中国和中东欧国家共同出席的“16+1”峰会。该峰会于2014年在贝尔格莱德举行,达成了建设价值9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的意向。武契奇(Vucic)总理与中国的河北钢铁集团(世界第二大钢铁生产商)就收购塞尔维亚政府最困难的私营化项目斯梅代雷沃(SmeDerivo)钢厂签署了一份意向书。最终,河北钢铁集团在2016年收购了该厂。


在塞尔维亚,中国正努力加强其与作为“新丝绸之路”的一部分的欧盟之间的经济联系。在深化欧洲、中国和其他中亚各国之间的社会和文化联系的基础上,中国还承诺将为塞尔维亚和黑山提供大量财政资源。中国支持塞尔维亚参加“16+1”峰会,并正在推动塞尔维亚在其中发挥积极作用。2017年,在前总统尼科利奇的领导下,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办公室和“与俄罗斯和中国合作国家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for Cooperation with China and Russia),这是中国对塞尔维亚的影响力日益增加的明确信号。尽管中国人并不是国家少数民族委员会(National Minorities Council)的成员,但也是被塞尔维亚承认的国内31个少数民族之一。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凭借其声名显赫的投资项目,比如水上贝尔格莱德公司项目,正在塞尔维亚获得越来越多的注意力。作为一个主要的投资者,阿联酋在塞尔维亚的外交政策中受到特别关注,塞尔维亚和阿联酋之间开展高级别政府代表定期访问,以加强他们之间的经济联系。塞尔维亚新总理布尔纳比奇(Brnabi?)表示,塞尔维亚政府将继续奉行原有的外交政策路线,即与欧盟恢复友好关系,与俄罗斯、阿联酋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维护塞尔维亚的领土完整。


塞尔维亚和黑山的奥斯曼史可追溯到大约500年前。直到今天,奥斯曼帝国的传统仍然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对土耳其特别亲近或者友好。事实上,正好相反,因为从奥斯曼帝国中独立与人们将俄罗斯作为亲密的朋友和盟友的观念是联系在一起的。土耳其在塞尔维亚和黑山的政治影响力以穆斯林群体为基础,这也是奥斯曼帝国的遗产。在这种意义上,阿尔巴尼亚人和波什尼亚克人对土耳其而言是同样重要的,也居于土耳其在塞尔维亚和黑山的利益核心。如同前土耳其外交部长和总理达乌特奥卢所界定的那样,包括塞尔维亚和黑山在内的西巴尔干国家是土耳其外交政策中“第一利益范围”的一部分。


行为体的长期目标和利益是什么?

美国主要关心维护该地区的稳定,并将塞尔维亚和黑山纳入到北约的安全体系内。有时美国似乎有更强烈的经济利益动机,但在这方面,它的承诺往往是零散的。

俄罗斯联邦将巴尔干视作为一个传统的势力范围,并承诺维护塞尔维亚的领土和主权完整,这也与塞尔维亚宪法及其以前的外交政策目标相一致。在有关科索沃的问题上,塞尔维亚始终能够依靠俄罗斯的支持,也就是由于俄罗斯的否决在国际法框架内对于科索沃的完全承认不断以失败告终。塞尔维亚在科索沃问题上的轻微转变是否会影响与俄罗斯的关系或改变俄罗斯的立场还需拭目以待。但目前没有迹象表明这种情况会发生。


俄罗斯的首要任务是防止北约东扩并在欧洲签署新的战略条约。北约对塞尔维亚发动的导弹袭击是该国彻底拒绝北约的原因,并因此使塞尔维亚成为俄罗斯反北约政策一个理想的跳板。


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俄罗斯的战略目标是使塞尔维亚这个西巴尔干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保持中立。这将使俄罗斯能够维持其在该区域的影响力,从而影响欧盟一体化政策以及欧洲的战略利益。俄罗斯的影响也意在减缓塞尔维亚和黑山加入欧盟进程。


从这个意义上讲,黑山的北约成员国身份对俄罗斯来说是一个痛苦的挫折,并导致了相应的从支持黑山的政治麻烦制造者到经济制裁等在内的强烈的政治反应。约有一半的黑山人仍然反对北约成员国身份,但所有执政党和一些反对派成员都积极地追求该身份,并拒绝在这一问题上进行由俄罗斯控制的反对派政党提出的全民公投。因此,黑山与俄罗斯的关系已经变冷,尽管俄罗斯在黑山施加经济压力的潜力仍然很大,因为黑山的亚得里亚海沿岸附近40%的房地产归俄罗斯所有,同时俄罗斯人依然是黑山最大的游客群体。


2015年的“一带一路”行动计划——新丝绸之路的目标皆在增加与中亚、中东和欧洲的贸易,提高中国的长期影响力。在这方面,顺利进入欧盟至关重要,其它的基础设施工程也证明了这一点(希腊的港口和机场企业、西巴尔干和匈牙利的公路和铁路网络的扩张)。


中国期待一些西巴尔干国家在不久的将来加入欧盟。今天的投资意味着更多的“中国的朋友”将围坐在布鲁塞尔的谈判桌上,帮助中国减少诸如人权之类的棘手的问题。


阿联酋主要将塞尔维亚看作是在欧盟家门口投资的一个利益区域,并喜欢在没有“不必要的”法律障碍的条件下进行投资。在农业、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有助于使阿联酋的经济多样化,以帮助其摆脱对石油的依赖。


土耳其正在追求实现“与邻国零问题”,并在包括塞尔维亚和黑山在内的西巴尔干奉行双赢政策。由于巴尔干的安全被视为土耳其西部边界安全的基础,因此土耳其的这种政策主要涉及经济和战略利益两个方面的考量。


经济上,土耳其对巴尔干、中东和亚洲之间的运输路线的发展很感兴趣,这条运输线路将伊斯坦布尔与亚得里亚海和多瑙河连接了起来。为了平衡俄罗斯在该区域的影响,土耳其致力于确保塞尔维亚和黑山,特别是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和马其顿的国内安全和领土完整。


对土耳其来说,重要的是壮大在塞尔维亚和黑山的波什尼亚克人的地位,因为这是促进该区域伊斯兰教传播的一条有希望的途径。波斯尼亚穆斯林地区桑扎克,延伸至塞尔维亚、黑山、波斯尼亚和科索沃。黑山的塞尔维亚和波什尼亚克族政党反对该地区的独立愿望。它们赞成各自国家的融合,但要求在少数群体政策的框架内得到特殊的地位。波什尼亚克和穆斯林少数民族政党构成了塞尔维亚和黑山两国政府的一部分。


外部行为体有哪些资源可以利用?

美国在塞尔维亚和黑山都有运营中的大使馆。最近的一份出版物强调了在安全和经济政策领域更密切的合作的发展。塞尔维亚和黑山现在也出现了全国民主研究院(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和国际共和党研究院(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的身影。这两个机构都积极培育年轻的政治家,开展与议员的合作并发展法治。通过与司法当局和法律协会的合作,盎格鲁—美利坚式的法律理解受到广泛宣传,与欧洲大陆的理解方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塞尔维亚公众将北约的介入与美国和欧盟联系在一起,因此赋予其一种消极的含义。


看起来矛盾的是,2007年塞尔维亚议会通过了一项关于保护塞尔维亚共和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宪法秩序的决议,但军事中立和合作是塞尔维亚共和国与美国之间最重要的合作形式。仅在2015年,塞尔维亚武装部队同北约进行了197次军事演习,370次与北约成员国的双边活动,而与俄罗斯的双边活动有36次。国际媒体特别是西方媒体的认知,也包括国内媒体的认知,完全不同。


美国支持贝尔格莱德与普里什蒂纳之间的对话,并成功地与欧盟开展合作。美国国际开发署积极地在黑山和塞尔维亚开展援助项目。美国因其主要被认为是北约的领导者而在塞尔维亚媒体和公众中不受欢迎。在贝尔格莱德电影节上,美国的作品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但并不是特别突出。


同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一道,俄罗斯联邦在尼什市设立了俄罗斯—塞尔维亚人道主义中心,对民间社会行为体和科学机构产生了强烈的影响。通过支持大量的非政府组织,与西方社会的自由、宽容的形象相反,俄罗斯推动其树立了一个积极正面的俄罗斯形象。在这里,塞尔维亚东正教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因为它与发挥着巨大影响力的莫斯科主教不断接触。特别在关于承认科索沃的问题上,教会代表正在尽一切努力维护宪法地位,并将科索沃视为塞尔维亚的一部分。通过在尼什的人道主义中心,部分通过俄罗斯提供的高额经费,俄罗斯也影响了科学家和科学机构在政策和研究主题方面的取向。在媒体上,俄罗斯通过报纸影响公众舆论,但最重要的途径是电视和电台广播。政治上,俄罗斯与执政的欧洲人民党的伙伴党——塞尔维亚民主党有着良好的接触。成立的由前总统尼科利奇领导的“与俄罗斯和中国合作全国委员会”,意味着双边合作存在一个专门的、政府一级的机构。


文化和宗教在俄罗斯——塞尔维亚关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塞尔维亚东正教会是连接两国的一条纽带。它一直强调俄罗斯与前铁托时代的塞尔维亚和南斯拉夫王国有着密切的关系。俄罗斯以及南斯拉夫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阶段并没有在历史认知上扮演着显要的角色。贝尔格莱德的俄罗斯之家(Russian House)成立于2015年,致力于促进俄罗斯文化的传播。俄罗斯正在加大努力,通过提供慷慨的奖学金促使学生和科学家来到俄罗斯的大学。


在黑山,俄罗斯正努力通过东正教会对社会产生强烈的影响,但是其与反对派民主阵线(Democratic Front)之间的联系在这方面却更加重要。


中国在塞尔维亚设立的孔子学院以传播中国文化和汉语为其目的,尽管其知名度仍然很低。然而,在塞尔维亚和黑山的阿登纳基金会奖学金申请者经常说他们已经完成了普通话课程。2016年,在习近平对塞尔维亚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期间中(中国国家主席32年来的首次访问),签署了建设一个中国文化中心的协议。中国哲学家孔子的纪念碑揭幕,一条街道以孔子命名,并在被北约导弹摧毁的前中国大使馆的遗址处安放了一块匾额。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在塞尔维亚有自己的大使馆,使馆工作人员和主要投资者的代表可以直接接触关键的政府部门。两国政府代表之间此前的会议还讨论了在国防方面开展合作的可能性,并在社会和劳工法律问题上开展了更密切的合作。后者可能是为了简化塞尔维亚的劳工和社会立法,因为这将使阿联酋的农业部门从中受益。


阿联酋资助了塞尔维亚最大的穆斯林居住区桑扎克地区的新帕扎尔(Novi Pazar)市的一所学校和幼儿园的建设。除此以外,阿联酋在宗教和文化上持谨慎态度;阿联酋没有公开支持或积极扶持激进伊斯兰主义团体。


土耳其正在通过合作和协调署资助塞尔维亚和黑山的各种项目。它通过为清真寺和学校提供资金支持新帕扎尔的穆斯林群体。合作和协调署也通过向有需要的家庭和社会项目提供直接的财政援助参与到社会部门中。例如,在黑山,到2015年大约有1500万欧元投资到了这些发展项目中。穆斯林少数党派保持与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的接触和定期对话。土耳其公司广受欢迎,因为它们在经济脆弱和基础设施落后的穆斯林地区进行有针对性的投资。土耳其银行在塞尔维亚的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土耳其认为自己是在巴尔干地区的穆斯林利益的保护者。土耳其通过它们的穆斯林群体影响了塞尔维亚和黑山穆斯林的宗教和文化生活。但是,由于各种伊斯兰教派之间的竞争,在塞尔维亚并没有一个穆斯林共同的宗教呼声。土耳其政府和居伦运动都试图对各个宗教派别施加影响。另一方面,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仍然只能对塞尔维亚和黑山施加微小的宗教影响,但这也应该受到关注。据官方估计,塞尔维亚和黑山的激进伊斯兰主义者的数量仍然很低。


有趣的是,桑扎克的塞尔维亚部分受到的宗教影响意味着杂货店里提供的食品在不断变化。国际观察员注意到,两年前,在大多数超市购买酒精是可能的,而现在它几乎已经从货架上消失了。就服装而言,欧洲和穆斯林的时装在城市街道上和平共存。


经济关系

塞尔维亚和美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呈现出轻微的上升走势。这些关系主要以美国企业在塞尔维亚的投资、适中的贸易交流、美国的财政援助以及对某些种类的塞尔维亚产品给予优惠的贸易地位为基础。然而,在美国,塞尔维亚产品在竞争中苦苦挣扎。2016年,塞尔维亚航空开通了贝尔格莱德和纽约之间的直航,这对于与美国建立更密切的联系是很重要的。


俄罗斯联邦和塞尔维亚之间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但除能源之外,这并没有导致两国之间的高水平的贸易。塞尔维亚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意味着俄罗斯是塞尔维亚的第五大贸易伙伴。2005年,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在塞尔维亚开设了第一个加油站,这可以看作是俄罗斯在整个东南欧发起经济攻势的信号。


2008年,塞尔维亚议会批准了一项与俄罗斯签订的能源协议,该协议有效期30年,并将自动更新。根据这项协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得到保证:在非常有利的条件下,它可以获得塞尔维亚石油公司51%的股份。对塞尔维亚石油公司的出售并没有公开招标,也没有以透明的方式进行。2009年2月,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获得了该公司51%的股份。它为这些股份支付了4亿欧元,并承诺在2012年之前继续投资5.47亿欧元用于塞尔维亚石油公司全部基础设施的更新。很明显,这是塞尔维亚政府感谢莫斯科对其在科索沃问题上的支持的方式。俄罗斯仍然是塞尔维亚的主要能源供应商。塞尔维亚的天然气消费100%依赖俄罗斯。


塞尔维亚政府认为,向中国钢铁制造商河北钢铁集团出售亏损的斯梅代雷沃钢厂将会为塞尔维亚带来长期的商业活动,从而保住许多工作岗位。专家认为,中国对该钢厂具有特殊的兴趣,因为可以利用其作为进入欧洲市场的有利手段。2009年,中国汽车制造商东风公司与塞尔维亚车辆制造商FAP签署了关于在塞尔维亚开展车辆组装业务的协议,2010年,中国贸易中心Zmaj在贝尔格莱德开设。


中国对科斯托拉茨(Kostolac)发电厂的投资意义重大,因为它将对塞尔维亚的能源供应和在贝尔格莱德与布达佩斯之间的延伸铁路线,以及将贝尔格莱德和亚得里亚海连接起来的高速公路的投资计划做出重要贡献。关于贝尔格莱德——布达佩斯铁路,有传言说将按照中国的规格建造。所涉及的不同的标准和设备将使它难以整合进欧洲铁路网中,因此它将只能专门供中国使用。总投资已经达到30亿欧元。贝尔格莱德——亚得里亚海高速公路的建设对黑山有很大的影响。投资于该项目的3.8亿欧元将作为向黑山提供的贷款。即使在20到30年期间2%—2.5%的优惠还款条件下,这笔款项也会给黑山的国家预算造成沉重的负担,从而导致其对中国的财政依赖。


塞尔维亚共和国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之间存在的良好关系是以阿联酋的广泛投资为基础的。比如,塞尔维亚航空公司49%的股份归伊蒂哈德(Etihad)航空公司持有。2013年8月1日,时任塞尔维亚副总理的亚历山大·武契奇与伊蒂哈德航空公司总裁詹姆斯·霍根共同签署了关于这方面合作的协议。Al Ravafed公司也对塞尔维亚农业进行了投资。2014年7月4日,塞尔维亚经济部长杜桑· 科维奇(Dusan Vujovic)和Al Ravafed执行理事Mahmoud Ibrahim Al Mahmoud签署了一份关于这方面合作的合同。塞尔维亚政府前副总理亚历山大·武契奇和Muadala公司董事长卡哈尔顿?阿尔穆巴拉克(Khaldoon Al Mubarak)于2013年10月3日还达成了一份关于在贝尔格莱德生产微芯片的谅解备忘录。随着2013年3月28日在阿布扎比由塞尔维亚经济和财政部长Mladan Dinkic和阿尔达拉(Al Dahra)农业公司总经理Hamad Saeed Al Chamsi签署合同,由阿尔达拉农业公司开展的联合投资也变成正式化了。最大的阿拉伯投资是伊戈–希尔斯公司(Eagle Hills)/水上贝尔格莱德公司的城市发展项目。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水上贝尔格莱德公司将在多瑙河边开发一大片铁路荒地,计划投资金额为30亿欧元。在贝尔格莱德,这个项目在城市规划者和许多民间社会部门之间仍有很大的争议。他们对于公众没有被给予讨论方案的机会,以及销售和合同谈判一直处于秘而不宣的状态感到不满。还有一些关于非法没收的指控。2016年4月24日晚上进行的某些建筑物的疏散行动尤其受到了批评。蒙面的男子威胁和强迫居民离开建筑,然后这些楼房就被推倒了。警察被叫来处理这场事故,但却没有做出反应。直到今天,没有人被定罪,也没有哪个政治领导人被问责。解决这一案件是对塞尔维亚法治的一项重要考验。Mirbank是在塞尔维亚建立的第一家为阿联酋的投资提供金融担保的阿联酋银行。


土耳其是一个重要的天然气过境国,而该地区也依赖穿越土耳其的管道。土耳其的投资特别侧重于塞尔维亚的纺织业,尤其是在桑扎克,土耳其公司创造了该地区最主要的工作岗位。土耳其航空公司经营直飞波德戈里察和蒂瓦特(Tivat)的航班,这对黑山的旅游业非常重要。与贝尔格莱德的联系服务于旅游业的发展,但也是土耳其和阿拉伯国家的重要过境枢纽。在黑山,土耳其公司Toscelik收购了一家位于尼克希奇(Niksic)苦苦挣扎的钢铁厂,该厂是黑山为数不多的大型工业综合体之一。


哪些国家可以被视为对手,哪些国家则是理念类似的?

武契奇总统和布尔纳比奇总理都与美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可以从在武契奇担任总理期间经常访问美国以及在他担任总统的早期也时常如此而得到证明。布尔纳比奇在美国学习过,并公开表示愿积极保持与美国的良好关系。


欧盟与美国机构合作密切,并且它们在塞尔维亚和黑山追求共同的目标。俄罗斯是美国的一个明显的对手,这尤其体现在军事合作中。土耳其在该地区也不是美国的朋友。东正教会是美国的一个强大的国内政治对手。它的领导人们坚决反对西方的生活方式,并直接或者通过莫斯科有着非常良好的政治渠道。


俄罗斯联邦在塞尔维亚和黑山的对手是欧盟、美国和土耳其。土耳其将西巴尔干视作是一个单独的战略利益区域;美国和欧盟承诺将该区域整合到西方价值观联盟中。在塞尔维亚,俄罗斯受到东正教、亲俄人口和来自各党派的政治家的支持。俄罗斯将尽力在任何其他势力留下缺口的地方发挥影响力。如果欧盟未能在塞尔维亚保持高度介入的态势,俄罗斯将逐步增加其存在。各行为体之间的公开对话也清晰明了地被记录下来。欧盟在媒体、电台、电视和报纸上的更大努力将会极大的有助于对其积极认知的形成。就阿登纳基金会而言,塞尔维亚的特殊情况为德国、塞尔维亚和俄罗斯之间的三方会谈创造了机会,特别是德国目前是对塞尔维亚最有影响力的国家。


目前,在塞尔维亚和黑山还没有公开反对中国的迹象。新总理布尔纳比奇表示,塞尔维亚政府欢迎中国的政策:“中国已将我们置于其整个世界都感兴趣的全球项目的核心。总统就任的那天,我与来自中国的五位投资者交谈,他们都认为塞尔维亚对于“一带一路”倡议十分重要。”同中东欧和东南欧国家之间的合作也取决于欧盟对中国的立场——主要是西欧的立场——因为迄今在巴尔干地区中国政策的主要目标集中在交通基础设施和贸易上。


作为水上贝尔格莱德项目的一个后果,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正在与负面的公众看法作斗争。阿联酋的名声因缺乏透明度、腐败和缺乏公众讨论而受到损害。矛盾的是,阿联酋支持科索沃的独立,并向该国提供大量的经济援助,与此同时也是塞尔维亚的主要战略伙伴之一。


由于战略利益和势力范围上的原因,俄罗斯是土耳其在塞尔维亚和黑山的主要对手。土耳其正努力在波什尼亚克人和阿尔巴尼亚人之间建立信任,但它对美国持批评态度,因为它认为美国是其宗教参与的主要反对者。然而,这并不影响它们在北约和联合安全方面的伙伴关系。在宗教和文化影响方面,土耳其正与阿拉伯国家竞争。土耳其与欧盟传统伙伴的日益恶化的关系也反映在了塞尔维亚:现在就共同政策问题进行讨论和达成一致意见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



(译者:张超,西班牙庞培法布拉大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国际关系研究室助理研究员)